小猪视频无限看下载

小猪视频无限看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他八岁的时候,她十二岁。

她二十岁的时候,他十六岁。

当年陈青帝进山的时候,还记得那个比足足高一个头的女孩,怯生生的站在门后,探头探脑,眼神中有惊喜也有惶恐。

他虽然没她大,却总是喜欢欺负她。

她也不生气,就淡淡的笑。

他每次练功偷懒被老怪物惩罚下跪后,也是她趁老怪物熟睡的时候,偷偷塞一点吃的过来,然后托着下巴,静静的看着他。

“青帝,真好看。”

“青帝,我长大后要嫁给。”

“青帝,恐怕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了,以后我们就在西凉山终老好不好?”

十六七岁的情窦初开,那是苏惊柔仅有几次,鼓起勇气说了很长很长的一段话,这之后,苏惊柔再也不喜欢多话。

因为那一天,少不更事的陈青帝大手一挥豪言自己天生帝相举世无双,注定要称王称霸,所以不可能呆在西凉山,跟她相濡以沫不理世俗红尘事。

19岁纯的情少女人像摄影

“那以后是不是要离开西凉?”苏惊柔那天沉默了很长很长时间,问出这句话还不等陈青帝回答,就黯然离开了。

山雨空濛,绿浪轻拂。

陈青帝自失神中醒转,他伸手擦了擦苏惊柔白皙的脸颊,轻声道,“师姐,累不累?”

其实他知道自己问的这句话是废话,因为这么多年,师姐最喜欢的就是背着自己,用一双脚,丈量西凉的每一寸山河。

年年如是,乐此不彼。

只是后来陈青帝越长越高,苏惊柔才恍然发觉,当年屁颠屁颠跟在自己后面的小家伙,长大了。自那以后,她再也没有提出这样的要求。

因为不合适了。

“师姐,我在山下遇到好多好玩的人以及好玩的事情,以后带一起。”

她笑,无声点头。

“知道吗?我在山下给买了好多化妆品,等着有一天想和老怪物了,就偷偷回来送给,可……”陈青帝的声音越来越低,十指下意识的搂紧苏惊柔。

“别哭,我在。”苏惊柔安慰道。

陈青帝吸气,一把抹去夺眶而出的眼泪,高高抬起头,骄傲道,“虽然很狼狈,但老子没给他丢人。”

“要不了两年,老子会再回去的。”

苏惊柔嗯了声,背着他,一步步登山。

山顶有风,呼啸而过。

一位穿着羊皮裘,头发乱糟糟的老翁,双手捣鼓一把二胡,正咿呀咿呀拉着,拉到高兴处,脚尖一点,隔着半米远的酒葫芦呼啦一声飞入空中,然后高高倒悬,一条酒线精准无差的落入老翁的嘴中。

“好酒。”老翁大袖一抽,摇头晃脑的继续把弄自己的二胡。

陈青帝刚好见到这一幕,忍不住讥讽道,“装神弄鬼,喝个酒而已,特娘的装什么世外高人。”

“此言非也,此言非也。”老翁半眯着眼,也不抬头,自顾自的神神叨叨道,“所谓人在山上,便是仙。”

“老朽我仙风道骨,天生神韵,喝酒这种雅事,岂是等凡夫俗子可以理解?”

刚说完,老翁突然眸光一绽,怪叫道,“三儿?”

“嗯。”陈青帝闷声闷气的嗯了声,“是我,这老怪物的徒弟回来了。”

“特娘的,还敢回来?”老怪物蹭的站起,走了两步,直接弓身脱鞋,拎着一只破布鞋就冲了出来,“逆子,吃我一鞋板。”

陈青帝翻白眼,“特么的还说自己是仙,出手有这么没品位的?又脱鞋……”

“我日板。”老怪物挽袖子就要抽陈青帝,但靠近后,神色一怔,发现状况,张嘴道,“咋啦?”

“哎。”陈青帝叹气。

“容老朽掐指一算。”老怪物一只手穿鞋,一只手掐动双指,数息后,咧嘴一笑,嘿嘿道,“陈余生还真舍得下手。”

“老子都舍不得打,他倒是打的痛快。”老怪物说完,双手负后,这才抬眼打量陈青帝的伤势,“幸好还留了分寸,勉勉强强躺个把月就没事了。”

“惊柔,先送他休息。”老怪物让了两步,神色淡然道,“刚才曲子还没拉完,我继续,随意。”

陈青帝,“……”

“老怪物,这个没良心的王八蛋,老子被打得半死,就跟我说这些?”陈青帝发火,怒目凶睁道。

“这不还没死吗?”老怪物揉捻发白的胡须,眼睛眯成一条缝。

“我真想抽。”陈青帝龇牙咧嘴。

老怪物嘿嘿笑,“那也要等养好伤再说。”

陈青帝彻底没了声,他狠狠瞪了老怪物一眼,不再搭理。

往后数天,陈青帝在苏惊柔悉心的照料下,伤势渐渐好转。中途老怪物查看了几次,确定没大碍,又优哉游哉的摆弄自己的二胡。

琴弦一起,悠悠然然,虽谈不上什么造诣惊人,却无端给人一种苍茫深远的凄凉感。

第十天,苏惊柔一大早习惯性的确认陈青帝的伤势无碍后,静步退走,继而拎起门侧一柄临摹有江南风土人情的油纸伞。

“真的要去?”苏惊柔才走出门,老怪物双手负后,背靠着她。

苏惊柔原地止步,神色沉默。

“这毕竟是他们两父子自己的事情,即使再心疼三儿,也没道理去找陈余生的麻烦。”老怪物言语,事先早已猜出苏惊柔的计划。

苏惊柔眸光黯然,迟疑数息,忽然又是大亮,并脱口道出三字,“陈青郎。”

老怪物转身,捻动胡须,笑眯眯道,“要找他算账?嘿嘿,这个可以有。”

随即老怪物大袖一抽,龇牙咧嘴道,“速去速回。”

苏惊柔点头,飘然而去。

“记住打个半死就行。”老怪物双手舞动,隔着很远,大声嚷嚷道,“弄死太麻烦,到时候陈余生那难交代。”

瞧见苏惊柔的身影彻底消失,老怪物没来由的兴致高昂,举杯痛饮烈酒三两三,“这对姐弟,果然只有我这么仙风道骨的人才能教出来。”

“老子要不是觉得亲自出手太丢脸,十天前就下山了,娘

的,老子的徒弟也敢欺负,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老怪物转身入屋,彻底没了声音。

陈青帝趴在床上,忽然睁眼,再之后,双目含泪,“有和老怪物,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