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看软件永久

   许桃儿脸上表情一瞬间很精彩,白玲玲看了直接发飙了。

   “看什么看,你那什么眼神?没见过金耳环金项链啊,乡巴佬!”

   白玲玲最在乎的就是自己不像女人的脸,平日里能穿裙子就穿裙子,就怕被认成男人。

   看许桃儿还没移开目光,怒气更重。

   “住不起医院就不要住,一下要退押金一下又要查看,住不起就走,啰嗦什么看什么!”

   许桃儿眼底只剩下冰冷了。

   白玲玲脸男人,声音却女人得很,尖利得很,这一喊,周围路过的人都看了过来。

   “住不起?乡巴佬?这是你作为医院工作人员的态度?”

   看许桃儿还敢反驳,白玲玲站起身指着许桃儿鼻子就骂。

   “我就是这态度怎么了?我哪句话说错了?你就是住不起医院的乡巴佬!”

   那手差点就戳到许桃儿。

   许桃儿手指动了动,敛眉冷声道,“把你的手拿开。”

   美好夏天的彩虹

   再不拿开,她会忍不住动手。

   白玲玲不知道许桃儿脑海里已经演示了一遍掰断她指头的画面,没收回手,反倒越发靠前。

   “我就不拿开怎么了?指你是看得起你,乡巴佬...”

   许桃儿眼底厉色一闪而过,手都抬起一半了却被呵斥声打断。

   “住口,白玲玲。”白玲玲身后上来了一个三四十的中年女人,也穿着白大褂。

   白玲玲看到她终于收回手,“主任...”

   “让开。”

   那中年女人冷着脸,白玲玲不甘不愿撇嘴退后。

   “对不住,对不住,我刚才去了一趟厕所,这...这下面的人不懂事,还请你千万别计较,您是要干什么?”

   那中年女人到了前面,立刻看着许桃儿道歉,态度很好。

   许胎儿呵了一声,凉凉看了一眼白玲玲说了。

   “我帮你查,你稍等一下。”

   那中年女人立刻笑着应了,去翻找,“我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能有多少,很快就要被赶出医院了......”

   白玲玲在一边也不走,在那说风凉话。

   中年女人猛地抬高声音,“你这还有....一百三的押金。”

   最后说数字的时候已经不止是为了压下白玲玲的声音而故意大声了,而是真的有点意外。

   “还有一百三的押金呢,你可以放心住着。”

   “一百...”许桃儿满脸意外刚开口,就被白玲玲尖利的声音打断了。

   “一百三?怎么可能,就她这样的有没有见过一百还是问题呢,肯定是记错了。”

   白玲玲上前就看记录。

   中年女人猛地拍桌,“白玲玲你够了,这钱是我亲自收的,我都还记得!”

   她低声警告白玲玲,“别以为有你爸,医院就会无条件容忍你,出去!”

   白玲玲跺跺脚不甘退出去了,中年女人才抬头看向许桃儿满怀歉意笑了笑.

   许桃儿迟疑了一下问道,“您还记得是谁交的钱吗?是一个....很高的穿着军装的男人吗?”

   中年女人猛地点头,“对,对,就是他,我记得...这不来了吗?”

   她笑着看着许桃儿的身后。

   许桃儿愣了一下,“啊?”

   然后半信半疑回头。hello看软件永久